孩子的社交能力、建造友谊的能力是从小需要在集体中被培养的,可是这些都被萧百佑制止了。可庆的是,家里有4个儿女,儿女之间相处弥补了这点遗憾,从书中看到,他把中国传统道德伦理教给孩子,孩子与亲人之间的相处很愉快。只是不知道能够弥补到何种程度,毕竟友谊与亲情是不同的。

在书中提到,箫尧从小很喜欢花花草草,他走路看到漂亮的花草都会随土铲下来带回家培育。而且会看很多资料,学习分辨花草种类,培养花草。但萧百佑认为这样会耽误孩子学习,于是当着孩子的面把花草扔进了垃圾桶。从此孩子再也没有碰过这些,顶多是偶尔在花盆中帮妈妈栽种一些葱蒜。

台湾彩虹之约事工育儿专家谢慧燕说过,孩子出生就具有不同的恩赐,如运动、生物、空间感、艺术等等。让一个在艺术方面很有天赋的孩子一定要学习他不喜欢的数理化,那对孩子是一种摧残与伤害。

基督教的教育理念是,每个孩子都有与生俱来的上帝所给予的恩赐,家长需要挖掘孩子自身的特点与才能,并按照他的特质来培养孩子,恩赐没有高低之分,正如职业没有贵贱之分,重要的是我们能否发挥自己的恩赐,做到最优秀,这样人在一个自己喜欢的领域做到最好,也能够影响造福社会与他人。

萧百佑认为学习是最重要的,任何东西如果与学习所抵触,那都是要让路。而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增加自己的竞争力,将来能够在社会中出人头地。只有能够在社会中出人头地了,才谈得上对社会的贡献。

婚姻之所以吸引人,因为它有一个甜蜜美好的开始。我们希望将这份甜蜜和美好永远保留和持续,然而在实现的过程里,却发现:尽管我们为争取美满不计付出,却总有一股力量在左右结局。那是一种怎样的力量?到底我们需要怎样努力,才能避免相爱的两个人逐渐疏远?答案就是我们与原生家庭的关系会影响到我们与配偶的关系。

林美智老师从人与原生家庭的四个阶段来跟大家分享了,不同的阶段我们应该如何处理与父母的关系。我们每个人都有三个家,一个是父母的家 ,第二个是自己的家,第三个是亲家的家。我们每个人如何处理这三个家的关系至关重要。

在我们还没有结婚之前,我们是与父母生活在一起的,或者说在情感上我们还是跟父母是一体的,这是第一阶段,这个阶段我们与父母的关系是尊重、顺服、有商有量。家庭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爱的港湾,父母是世界上最爱我们的人,也我们最爱的人。

但当我们遇到另一半的时候,我们恋爱了,结婚了。圣经中说,夫妻二人要离开父母,成为一体。这句话很简洁重点是道出了婚姻中一个真谛,那就是夫妻二人要“离开父母”,这个离开不是不孝顺,不理父母了。而是意味着孩子在情感、身体、甚至经济上要独立了。父母应该让孩子去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了。这就是第二阶段。在这个阶段中,父母就要意识到,他们已经不是孩子人际关系中的第一位了,孩子的配偶才是。很多人觉得这个很难去接受,特别是中国人。总是感到父母就应该占据孩子情感与心理上第一位,否则就是不孝。

由于物质生活日益丰富和社会条件的催化,孩子性朦胧、性意识和性观念,似乎也有提前到来的征兆,一些孩子的问题超出了成人的想象。性教育是“孩子生命教育”中的一个敏感话题,也是必备的,该教育需要从小进行的,问题是如何切入,在何时讲何内容。

《身体的红绿灯》来自《男孩女孩》课程,校方称该教材并非性教育教材,而是性别教育的配套读本。“性别教育不等同于性教育,但其中必定会涉及到一部分性教育的内容。”之所以如此称呼,因为“性教育”容易使人误解好像只有生理这一块内容,其实,性别教育包含了生理、心理和伦理等各方面。

据校方介绍,教材是基于生命教育的理念开展性别教育,并在符合中国国情和传统文化的背景下进行设计的。

从本学期开始,《男孩女孩》正式投入使用,并在本市18所中小学内试讲这一课程。这是上海首套性别教材。上好这门课,对教师要求很高。如果老师上课时吞吞吐吐,会让学生对性别知识产生异样的感觉。从上学期开始,18所试点学校的性别课程教师已经开始了每月一次的培训。包括严格的“教材分析解读”。

该校校长丁利民说,儿童的性侵害案,社会报道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,从孩子的健康成长来说,这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。在教材中身体保护是一个很重要的内容。